父親好心扶起老人反被群毆 長沙小伙險遭訛詐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有男友的女生時薪$300工作-顧問工作、翻譯、中翻英、學生工讀、學生家教、台大家教、英文家教、政大家教、清大家教、交大家教、成大家教、家教班、台北家教、英翻中、文件英翻中、聽打、英文逐字稿、英文字搞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紅網原帖:不能扶起之重:路上扶起老人,我遭遇的卻是一頓群毆

紅網長沙9月25日訊(時刻新聞記者 何穎)9月23日紅網網友「橫掃塵斯」在紅網論壇發帖稱父親因為想去扶起一位騎摩托車摔倒的老人而險遭訛詐。事情發生后,他們被誣陷、被痛毆,萬幸事發當時的監控證明了他的清白。

說起這一場「不能扶起之重」,「橫掃塵斯」在帖子里用了一個詞來形容「禍從天降」。如果9月12日那天他的父親沒有騎電動車過斑馬線、如果那位騎著摩托車後座還帶著3個人的老人沒有恰恰摔倒在斑馬線上、如果父親當時沒有停車,沒有過去扶摔倒的老人,對他來說,隨後的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老人摔倒,我被四五個人圍毆

9月12日早上8點左右,「橫掃塵斯」看著父親騎車電動車出門,不久,他接到父親的電話,叫他趕到雨花區環保東路與圭白路的交叉路口。當他和母親趕到時發現眼前的場景比想像的嚴重的多「對方叫來了幾十個人,四台車,還有一台救護車。而我父親只有我和母親。」

「當我理性地分析,如果是我爸的責任,該出錢就應當出,如果不是我爸的責任......拳頭砸了過來,緊接著就是一頓猛拽,想把我拉珍拉汀灣上救護車。我發現自己陷入了絕地,容不得你報警,因為一拿出手機,摔了你的;容不得你分析,你一開口,四五個人上來群毆;」被群毆的過程中,他始終沒有被迫承認撞人。「我跑到了離得最近的執勤交警旁邊,總算找到了可以理性談判的機會,在交警的勸說下,對方收斂了很多,願意先拍照取證,並調取監控錄像之後,再做處罰。」

真相:老人摔倒與別人無關

9月20日,雙方查看監控「事實還原,兩車沒有接觸,我爸沒有責任。事件在責任層面總算澄清」。本以為就這樣能恢復平靜,實際上並沒有。「橫掃塵斯」告訴記者「我在同升街道白田小區內開了一個早餐的門面,騎摩托車摔倒的老人是這個小區的居民,他們放話讓我無法呆在這一片,為了家人的安全,我關掉了本來生意很好的早餐店,裡外里損失了幾萬塊錢。」

「萬幸有監控,萬幸在遭受群毆的時候我始終沒有承認是自己撞了人」。這場飛來橫禍也讓「橫掃塵斯」體會到「所有事故在沒有被放大的前提下,都存在一個封閉場的環境,利益關係和心理博弈都在干擾著人們的判斷。當時,附近的目擊者也含糊其辭的稱兩車相撞了,實際上他們在遠處並沒有看到細微的差別,且目擊者與對方素來相識。人只有在自己遇到交通事故的時候,才會明白一切懷疑。」他對記者說「以後遇上這樣的事,在有很多證人的前提下我才會選擇扶起老人」。

交警:事故處理尊重客觀事實

「橫掃塵斯」的遭遇在紅網論壇引來了網友熱議,大家覺得扶起摔倒的老人是道德自覺,但擔心如果遇上訛詐,如果遇上訛詐又遇上監控盲區,應當怎麼辦呢?

記者隨後聯繫上長沙市交警支隊處罰教育科副科長肖強。肖強認為「交通事故的處理尊重客觀事實,但有時候交警也需要很多調查才能還原事實。在這起事故中,我也很慶幸相關路段找到了監控。交通事故都是意外發生,即使雙方發生了碰撞,也要秉著相互包容、理解的心態來積極解決,如果存在惡意訛詐,建議大家不防撥打110。」

如果事發路段沒有監控,或者處在監控盲區,肖強提醒「在交警部門調查取證當中,影像資料是最直觀的證據,往往能瞬間說明一切。但證據有很多種,還有證人證言、當事人的陳述、痕迹鑒定還有現場勘查都能作為證據。」肖強強調「只要與客觀事實不符,肯定會有破綻的。」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