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型信託配資清理難 夾層投資者要求兌付全部利息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曹為霖



巨匠電腦評價時薪$300工作-顧問工作、翻譯、中翻英、學生工讀、學生家教、台大家教、英文家教、政大家教、清大家教、交大家教、成大家教、家教班、台北家教、英翻中、文件英翻中、聽打、英文逐字稿、英文字搞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目前配資機構要解決傘型信託資金回籠的問題,只有先自己墊付一筆資金用於歸還信託資金。「這等於配資機構自己出錢給客戶做配資。」張強指出,但此舉往往得不償失。近期,他聽說個別曾藉助民間高息借貸墊付各類經營資金的配資機構出現資金鏈斷裂,不得不跑路的情況;即使存活下來的配資機構,也面臨不小的道德風險——當配資機構自己通過墊資行為「持有」股票頭寸,就很可能誘使配資投資者買入這些股票,為自己牟利。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導

「沒想到,場外配資賬戶清理風暴,那麼快就刮到傘型信託身上。」一家場外配資資金批發機構人士張強(化名)感慨說。

兩個月前,信託公司曾信誓旦旦地向他所在的配資機構保證,傘型信託配資賬戶不會被清理。但從上周起,他接連收到三家信託公司的通知——由於相關部門要求證券機構必須在9月30日起終止向場外配資業務提供任何外接系統的數據服務,信託公司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即傘型信託不得不被提前清盤,所以配資資金批發機構務必在9月20日回籠所有的信託資金。

「這給我們出了一個大難題。」他直言。一方面配資機構得儘快說服配資投資者平倉,另一方面他們還要安撫不少珍拉汀灣傘型信託夾層資本出資者,接受產品提前清盤的事實。

但在他看來,要完成上述兩項工作,絕非易事——其中有著太多的利益博弈,以及各方圍繞傘型信託提前清盤責任認定的相互推拖。

「其實各方都希望由配資機構最終買單,但我們哪有那麼多的財力承擔傘型信託提前清盤的全部成本。」他無奈表示。

客戶想等反彈,私募趁機壓價停牌股票

面對傘型信託配資賬戶清理要求,張強直言,多數配資賬戶清理工作其實並不困難——隨著證監會[微博]相關部門對場外配資清查力度日益加強,不少配資機構已經採取按日配資的操作模式,即配資合同是否一日一簽,可以續簽,以防止傘型信託產品因政策因素突然清盤所帶來的投資者糾紛。

「基於維護客戶關係的需要,配資機構也會對少數配資額較高的長期客戶採取按月配資的操作模式。」他說。然而,這些客戶卻給如今配資賬戶清理工作,帶來額外的煩惱。由於配資合同尚未到期,不少按月配資的客戶不願提前終止合同,甚至不少人希望能在合同結束前再等到一輪股市反彈。

但更令張強煩心的,則是不少客戶持有的部分股票正處於停牌期,根本無法在二級市場拋售套現歸還信託資金。

為此,他所在的配資機構一度打算尋找私募基金「回購」這些停牌的股票,幫助投資者出貨。具體而言,他們計算相關股票停牌日收盤價,結合近期股指漲跌幅所產生的一定幅度溢價(或折價),作為股票回購的基準價格,由私募基金向投資者回購停牌股票。

「這種操作模式與場外市場的股票大宗交易差不多。」他表示。但他發現,要做成類似的業務,絕非易事。鑒於當前股市持續調整,有意接盤停牌股票的私募基金順勢趁機壓價,要求在這個基準價格上再打8-9折,才願意參與回購。

這一度令不少配資投資者相當不滿。畢竟,在股票停牌時,他們按要求又向配資賬戶追加了一筆保證金,無形間增加了持股成本,現在反而被要求折價出售套現,令他們感覺自己的損失更大。

「我們也和信託公司溝通過,希望能對傘型信託資金回籠設定一個寬限期,讓這些停牌股票能夠有足夠時間找到合適的買家。」張強表示。但多家信託公司的回復是,目前傘型信託的存續主動權已經不是他們可以控制的,一旦券商強行終止向場外配資業務提供任何外接系統的數據服務,傘型信託就無法再提供配資服務,這類產品只能面臨提前清盤。若配資機構希望能將傘型信託再存續一段時間,就需要自行與券商簽訂一份《客戶自備客戶端系統准入協議》。

「按照現在券商的業務准入要求,只要傘型信託嫁接了HOMS、銘創等系統,或者存在二級分倉賬戶非實名制的狀況,就必須被清理。」一位信託公司人士表示。

在他看來,目前配資機構要解決傘型信託資金回籠的問題,只有先自己墊付一筆資金用於歸還信託資金。

「這等於配資機構自己出錢給客戶做配資。」張強指出,但此舉往往得不償失。近期,他聽說巨匠電腦評價個別曾藉助民間高息借貸墊付各類經營資金的配資機構出現資金鏈斷裂,不得不跑路的情況;即使存活下來的配資機構,也面臨不小的道德風險——當配資機構自己通過墊資行為「持有」股票頭寸,就很可能誘使配資投資者買入這些股票,為自己牟利。

夾層投資者要求兌付全部利息

在張強看來,隨著配資賬戶清理的持續深入,另一個令配資機構頗為頭疼的問題,就是如何妥善解決夾層資本投資者的問責。

長期以來,股票配資資金批發商與下游渠道商的資金壓力非常高,比如資金批發商需要墊資彌補信託產品槓桿率(1:2.5)與客戶股票配資槓桿率(1:4)之間的差額;渠道商的墊資壓力更是來自兩個方面,一是客戶爆倉導致的配資額虧損,需要渠道商拿出自有保證金彌補,二是盈利客戶的取現壓力,有時也需要他們先墊付,再向股票配資資金批發商結算。

為了緩解這些資金壓力,股票配資批發商與渠道商往往在傘型信託產品劣后/優先份額的基礎上,再增加一層夾層資本——即通過線下渠道,按照年化13%-14%的預期收益,向不少投資者募集夾層資金,用於補充自己劣后出資的資金缺口。在實際操作過程,一旦傘型信託出現凈值虧損,劣后份額與夾層資本出資者將共同優先承擔本金損失。

「若傘型信託被迫提前清盤,我們同樣得說服夾層資本投資者接受這個事實。」張強表示。但他們溝通的結果,卻是多數夾層資本投資者不同意產品提前清盤決定,甚至要求配資機構作出相應的賠償。究其原因,不少夾層資本投資者認為信託公司、配資機構此舉已經違反了相應的合同條款——擅自決定產品清盤。

「目前我們與信託公司有過溝通,希望他們儘早說服券商提供停止場外配資相關服務的具體監管依據,以及這次被叫停服務涉及的範圍(包括相關信託計劃名稱),以便我們說服夾層資本投資者認同傘型信託提前清盤的不可抗力原因。」張強表示,但信託公司表示目前券商對此不做回應,他們也無法給出合適的解釋。

在他看來,夾層資本投資者之所以不同意產品清盤,其實也有自己的收益考量——按照規定,若傘型信託出現提前終止,劣后出資客戶必須向優先資金賠付一個月罰息。這意味著,配資機構、夾層資本投資者都必須向銀行理財渠道的優先份額投資者支付一個月罰息。

「夾層資本投資者因此不滿情緒很高,因為產品提前清盤不但讓他們拿不到任何收益,反而得自掏拿出一筆罰息。」他表示。甚至有些夾層投資者認為配資機構可能在欺騙他們的資金。

畢竟,在此前募資時,配資機構信誓旦旦地保證,夾層資本投資者的投資風險相當低。因為基於股票配資的傘型信託產品凈值一旦跌至0.97元進入警戒線,信託公司會發出風險預警,要求後者適度減倉加強風控;若產品凈值跌至0.95元,信託公司則採取強行平倉措施,這等於夾層資本投資者最多冒著本金虧損5%-8%的風險,每年卻能拿到13-14%的預期收益。

「現在,不少夾層資本投資者要求我們必須兌付全部利息,才同意傘型信託提前清盤。」張強表示,但配資機構幾乎無法承擔相應的利息支出,雙方的討價還價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編輯:曾芳,如有巨匠電腦評價意見或建議)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